徽州文化的自然美学特色_婺源旅游官方网

徽州文化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寻觅婺源 > 徽州文化 >

徽州文化的自然美学特色

时间:2013-10-10 09:00来源:未知 作者:方静
徽州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,为丰富灿烂的审美文化的自由发展创造了空间。由生俱来的自然美学精神,不断创造的审美载体,在徽州文化的演进、蜕变、发展中得到了充分的展现。
  “道法自然”是一条自然美学法则。在徽州人看来,道就是对自然欲求的顺应,是“无为之美”的境界。“道”讲究审美意境,讲究心的安静,强调“脱尽人为因素的天然之美”。这意味着对人生更直观的面对,更深沉的审美思索。大量遗存的徽州原生态古村中,我们迄今仍能真切地感受到自然美学观点深刻影响下的杰作。你看,远山近水绿树映衬下,山里人家随形就势,高墙锁院任凭风雨岁月蹉跎,马头墙在四季轮回中积聚着自然光泽,而水街、路巷、门楣、石板路,写满了对生命意义的眷念和走商生活的惆怅。
  自然美学思想是道教的核心,给徽人审视人生审美周边以细腻的启发和谆告。它以“静观”、“玄鉴”为特征,采儒、墨之善,撮名、法之要,与时迁移,应物变化,立俗施事,无所不宜。徽州人在天人互动中追求自然意境之美,倡导顺风就水的生活哲学,“天人合一”成为人居环境和徽派建筑艺术的灵魂。一部分游历徽州山水的文人或来徽州为官,骨子里残留着许多道家的自然美学理念,并在徽州地理环境实践中施展自由,如鱼得水。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。”他们崇尚自然无为,在无中“生”有,在有中“生”无,更多地保持了传统文化和传统美学的原生态,最具代表的是以渐江为首的一批新安画派画家,他们追求人生理想的完美,注重修身养性,审美趣味上,以元画的高逸趣致和清幽淡雅为旨归,更多地抒发超凡脱俗、遗世独立的逸士情怀。这种尚“自然”的审美偏爱,尊“坐忘”的审美境界,求“宁静”的审美心态,崇“逍遥”的美学风度,“忧国忧民”的道德志趣,“文非余事”的尚文审美观点,偏于传统的审美理想和审美追求,极大地丰富了徽州人的人生内涵和徽州绘画的文雅品质。无论是山环水绕的村落布局,或是庭院深深的天井结构,或是耕读心境下的田园茅舍,徽州人看重人与空间的和谐,人,建筑,自然环境三者的协调统一,把“自然美”的形态表述非常巧妙地隐含在建筑设计中,生命轮回深藏于劳动者的审美眼神里。人与自然间相互依存的关系,可从徽州人顺其自然的审美智慧中得到解释。顺其自然是一种审美的心境,也是种审美方法。包括食物生产来自自然,建筑物所用的材料,木、竹、石、砖、瓦以及少量的金属等,均取之于大自然,“人居之美”融入自然、心灵放松回归自然。一部分徽州诗人艺人,深信桃花源式的生活,把非人工的“自然”作为“理想之美”,认为最美的艺术是脱尽人为因素的“天然艺术”,以“自然无为”为尺度来衡量现实生活中的美与不美。
  自然审美,作为重要的内在力量,一直支撑着徽州人的人生信念。可以说,以儒为中心的徽州文化色彩,并没有排斥道家的自然美学精义。大多徽州人,汲收了道家重视生命珍惜自然之美的理念,在日常生活中,尊从物的淡然本真,保持美的鲜活本质,崇尚人的自禅自悟,迷恋山中生活的简约。徽州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遵从老子,师法自然,他们率性而为,晨耕晚读,亦贾亦儒,沉醉在山光水色与与世无争的大自然怀抱之中,沉醉在睦族友爱的氛围里,超越世俗而处于自由、高远的境界,这些,都与道家美学思想中“任自然”的审美态度相合拍。
  徽州人从顺其自然到模仿效法自然,把自然审美推上了更高的层次。在中国古代美学思想发展史中,道家美学思想是中国传统美学思想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。徽州人的村落规划设计,从一开始就提倡生态、低碳、人性,从本质上体现了生活哲学、建筑艺术、民间文学的审美特质,尊重自然,返璞归真。仿生结构的古村,绝大多数都有千余年的开族历史,龙脉自然天成,水口山紧水低,居楼依河而建,溪水环墙绕坎。民居室内,从柱、梁防蛀的选材,天井通天接气的考量,到雨水的汇集处理;从大门、高窗通风采光排气的兼顾,到防火马头墙、防盗的“撑门凹”的创制,以及调节屋内温度的地面“气门”发明,都是服从“自然美学”原理的。
  徽州山光水色与黑瓦灰墙的交融是一种自然选择,内中受“道教”审美和中国传统山水画中美学风格的影响,是道教审美意识的自然流露。山水自然,只有在人的参与下才有意义,才是一片可爱的美的风景。一棵古樟树陪衬了白墙黑瓦数百年的青春,一座石桥走过了无数扛着犁牵着牛的族人,一幢老屋写满了大姓小家的人丁兴衰。风景之美不仅意味着自然本身的优越,也体现了欣赏者对当地历史、文化、艺术和精神的共鸣。环境优美,人文顺畅,生态和谐,一切审美表达方式又是那样紧扣自然。这种主客体间的审美互动,这种审美心理的直接感受,通过欣赏、传导、影响而不断潜移默化。
在徽州人生活的环境中,你可体验到一种“道”的精神,这就是中国人的最根本的宇宙观。《易经》上所谓“一阴一阳谓之道”,这又是中国传统建筑的空间观,凭借一虚一实,一黑一白,一明一暗的流动节奏形成空旷幽深的气韵。徽州人借助“道”的精神,倡导坐北朝南的“朝阳负阴”,欣赏“左高右低”的地理气势,寻找“暗室明堂”的审美感觉,追求强弱互补的“太极”平衡。徽州人重儒、信祖宗、怕鬼神,但并未眼巴巴地盯着“来世”的轮回,既怀揣“出世”的胸襟,又没有丧失对现实生活的热爱,充满乐观进取的“入世”态度。他们与自然为友,与山水为邻,聚族围祠而住,共享着人伦之乐、田园之美,保持着内在的宁静与外部的调和,追求着健康的养生理念,凝聚着一种天道精神。
(2013年9月23日,在黄山日报发表)